快捷搜索:

雪的遐想


  暮色降临,雪从深蓝色的天空慢慢悠悠地飘落。冬日的雪最为洁白,似乎是仙女打翻了盛梨花的盘子吧!
  我不禁想起了柳宗元的《江雪》中的诗句:“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想起了王安石的《无日》听语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色送暖入屠苏”想起来,“千里黄云向月睡,北风吹雁雪纷纷……”
  迎面一阵寒风,不禁使我打了个冷颤。于是,我便从诗句之中回过神来,原来多情的诗人总偏爱春夏秋冬中的某一个呀!要说偏爱,诗人们会偏爱“春”吧!
  看着纷纷落雪,看着身上厚厚的棉袄,真远不如在暖意洋洋的春日里摇桃花呢!
  春天,路边的野桃树开得最火,等开了几天,两三个孩子便会围上去,抱着那桃树使劲儿的摇,粉色的桃花从树上纷纷落下,像下档花雪,美丽极了,头发上,脖子里满身都是桃花,弄得身上直痒痒。但还是在哈哈笑,调皮些的,会猛得抓起一把,往另一个伙伴的衣服里一塞,说不定,这雪只是天上的孩童在摇天上的雪树呢!
  夜已深了,困意也渐渐浓了,该睡觉了吧!在梦中,我也不知道雪会带我去哪一个地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