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尘封,落月

  我头低着,无语。教室里的声音好混杂,亦欢乐,亦悲哀,亦感动。我在苍凉中寻找一切机会感知世俗而现实,而现实却不如梦中那般悠逸,绵缈,如尘封的落月,被笼罩的将失去自我。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淡漠的心总想抛掷天涯海角,任凭海阔鱼茫,天高鸟亡。落寞天空,悲悲喜喜,潸潸流泪。坠落孤独,旁无一人理我,哦――我无奈,怕将“人比黄花瘦”。“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闲愁我要不拘一格,欢笑,也许只是周围人所拥有的。细听,好假的笑啊。手中转着一支笔,转得出花样年华吗?

  亮中也淡了,却似乎道出了我这般淡愁哀喜。酒入愁肠,尝尽天涯路;露宿西风,封尽世态情。

  悲怆,沉静,超然。我陷了进去,我无力,无语,便无奈。

  万愁于心,想歌颂李白之浪漫忧愁,对酒当歌的气质,却被行路之难而塞;想挽留杜甫之气壮山河,力拔天下之豪情,国破山河依旧而感伤;想追溯陆游之案牍轻语,心境空灵之情操,却被三千丈白发而撼。

  鸟恋旧林,鱼思故渊,山河无限,天地谁宽?疏影横斜,暗香浮动,春光醉人,尘土恣肆。

  不想在乎世俗,不想了解人情,不想干涉红尘,虚妄的台词,难以究空,人家的笑便成了我的泪。眼光,被世俗包围;气语,变得不如往昔;忽略,荡羁着我的身心。曾经的倜傥随时光穿梭,索然无味般便不再被磨练,洒脱的步伐一刹那徜徉于古栈道边,破碎山河,铮铮无语。

  我犹如天上的那盏暗月,被乌云尘封,没有落日的那般辉煌,只有落月的悲哀。

  也许我只是一轮落月,即将逝去的暗月,得到的只是伤害。但伤害了我,不是将有一轮旭日能重升吗?这样……我……宁愿……被尘封。我便不再惊叹:“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听。我愿尘封一万年。那……是我的声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