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墓碑

  在这个喧嚣而浮华的镀金时代,在这个庞大城市相对僻静的街道拐角,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女孩正穿越白色斑马线,绢衣轻拂在我匆匆的岁月中,飘袂远走。这位不小心走错了时代房间的美丽过客,以她的清纯和沉静穿越这个和她无关的时代,凝望她的背影,不禁想起泰戈尔的诗句:“当她漫步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她的衣袂的边缘触及了我。”她就是ice,我的现任女友,我管她叫“娘子”。这篇鸟文就是为我娘子而写,因为她喜欢小李飞刀,还有我的笔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