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艺术的手语怎么表示(艺术的手法)

百无聊赖的齐晓阳在书桌边上用修正液点了一个点。等表层稍微干了一点,她就像护士打针一样迅速渗透到小白球空里,挤着那瓶修正液。白色液体注入小白球,小白球迅速膨胀,像躺在笼子里的小馒头,又像生日蛋糕上用来装饰的奶油。

发生了什么事?我饿了吗?不可能,现在才下午3点46分。但如果是幼儿园的话,就快到下午茶时间了。怪生物课,讲发酵技术,看着书上诱人的蛋糕和我喜欢的酸奶,加快了午饭的消化。现在,我的胃有些空摇摆。我希望我不会给出令人尴尬的回音。哎,怎么又跳到转基因技术上了?好奇怪的老师。不知道她是来讲课的还是来绕口令的。她说个不停,几乎没人能跟上她。嘿!西红柿可以转基因吗?有意思,有意思。我推开旁边的齐晓阳。嘿,你的兄弟正遭受转基因的折磨。你为什么不直接忽略它?可怜的齐晓阳,因为她的头发,被称为番茄,也就是俗称的番茄。

小杨也兴致勃勃地玩着可爱的小白球。当她听到我的话时,她轻蔑地看了我一眼。事实证明,闷的不止齐晓阳一个人。座位前面的同学突然转过身,又扔过来一个小杨刚刚调好的小白球 打电话 一个声音打破了。白色的液体飞来飞去,溅在小杨的手上和胳膊外侧。我们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想知道,为什么人在无聊的时候可以做出如此荒唐可笑的事情。不懂,不懂。

我更不明白的是,小杨举起溅有白点的手喊道: 艺术之手!! 新一轮持久的沉默。尴尬的小杨慢慢放下手,不再说话。

周围出奇的安静。我感叹,能改变我们班吵闹局面的,是生物老师。但事实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环顾四周,后排的人几乎都摔倒了。我想我会在不眠之夜永远怀念我敬爱的生物老师。

坐在第一排的小鱼,有的左手勉强撑着头,右手不停地转着笔。他会一直呆在那里吗?无助地等待摇篮曲的结束。隔壁的同学玛丽面带微笑做了一个折纸飞机。他们就这样得过且过,对生活完全没有概念,过着可悲的生活。后座的班长认真听课,手里的笔不停地滑动,把老师的语言抄到本子上。这个动作叫做做笔记。我经常想班长的人生,全班第二疯子。他没有梦想,也没有想过未来。他的人生会停留在读书的阶段吗?我嫉妒。我讨厌我的平庸。

生物老师写完板书从来不需要黑板擦,用手背擦就行了。我近距离看过生物老师的手,有些硬,白线特别清晰。从这一点来说,我很佩服她,即使我失眠的时候总会想起她。

现在才五月。为什么夏天来得这么早?我用手打死了三只蚊子,却发现蚊子的身体是蓝色的。在这一点上,我破坏了生物多样性吗?是否打破了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原则?不懂,不懂 hellip hellip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