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北方的春


  北方的春
  北方的春,在这片渐渐从沉睡中苏醒的美丽的土地的一角,迈出了轻盈的一步。她总是被人们发现的很晚。因为北方的春天总是在漫天黄沙的笼罩下,总是在狂风呼呼的簇拥下开始。她无拘无束,她无处不在,她没有抄袭南方春的妩媚,娇柔,她有属于她自己的顽皮可爱,她有属于她自己的大气磅礴,她就是她,我爱的——北方的春。
  北方的春,很难想象可爱的春,竟是在这样一幅散漫的画景中自由安然的穿梭。
  忙碌中的人们,看到的只是黄沙,了解的只是尘埃茫茫的春天。并不是没有人留意过北方初春的韵味,其实她就藏匿在这片黄土地的每一个角落。山谷、路边、树梢……到处都有她不安分的倩影。
  瞧,广袤无垠的黄土高原上“生”出了一个又一个小疙瘩,就像海浪一样,随着狂风起伏。你可知这土黄色的大海下孕育着多少生命?有多少嫩芽正在努力成长?不错的,那一个个小疙瘩是被小草稚嫩的双肩顶起的,他们是春最疼爱的孩子,过不了多久,这片土地就会变成绿色的海,生命的摇篮。
  看到了吗?平缓的大山上,遍地都是野草。早已失去水分的枝叶此刻又变得青翠欲滴,早已在秋天变为深红的它们此刻又着上了绿绒衣,郁郁葱葱的一片连着一片,煞是好看。它们这种有限而又无限的生命行程对北方春的风韵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你可曾注意到盘虬卧龙的柳树干?每一条梧桐色的枝干上都有无数嫩的、薄的,阳光都能透过的新芽,两瓣相拥,鼓起,整个柳树就好似用玉珠串成的门帘,在阳光下闪耀着不一般的光芒。
  如果你看得更仔细,你会发现那些正在抽芽的大树下,突兀起的须根旁,倚着一个静静的抬眼看天的小脑袋——一只绽放着灿烂笑脸的粉色的小花。没有人知道她苏醒了多久,但我知道,她会倚望至秋,这是北方的春教给她的执着。
  看,天空中斜斜掠过的燕子!你一定会惊诧不已,他是什么时候飞回来的?我也不知道。但是房檐下已有雏形的燕巢会告诉你答案,他已经来了很久了。很早之前,就和春一起来了,只是我们都没有察觉。
  漫步在能够听到麻雀私语的小道边。许多小叶片穿过厚厚的棉衣在向你招手,看来这不肯褪去厚厚棉衣的矮矮的灌木也早已感应到春的心跳。你定会应邀过去,透过棉衣的缝隙,看到那足以让你惊喜的说不出话来的景象,那里面简直是个小森林。颜色深的、浅的,形状大的、小的绿叶,密密麻麻的被泛青的叶柄吸附在身上。多么可爱的一群小精灵啊!
  当然,不能忽略了只有北方的春才有的大气磅礴。一阵迅急旋过的风拂过你的脸颊,可能夹杂在其中的沙粒会打得你的脸生疼。但如果你仔细一嗅,便会闻到一股淡淡的挟有春天气息的泥土香,真的很惬意!
  噢,可爱的北方的春,让人捉摸不透的你——时而与阳光一起欢笑,时而与微风一起飘舞,时而独自一人静静的沉思,时而又淘气的满世界乱跑。可不管你怎样,你都是我爱的——北方的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